托克托县篮球协会

"这大概是多数暗恋者的内心活动吧"

B160510团支部 2019-06-12 01:18:59



十二月的阳光下,我正偷看你的侧脸,你的身影犹如荡漾在春风中的一首歌,你一定全都知道,你一定全都不在乎,就这样回过头去,清凉一笑。”        ——雷光






在爱情的范畴里,暗恋,却一直独占鳌头。

 


不是我们都喜欢折腾,只是双方都能对上眼是真的太难了。若是大家都你情我愿地谈场甜甜的恋爱,谁愿意去偷偷藏着掖着“见光死”的暗恋。

 


但凡暗恋的人,几乎都是感性的,未尝不考量过利与弊,但都选择了弊。叫你不要等,你等;让你回头,你走。





暗恋是不要对,也不要错,只要当下。不像理性的横平竖直,那是云山雾罩里的乱七八糟,桃花岛的莫名其妙,是水彩混入了清池,不讲究比例光影,只有光怪陆离,可偏偏自己就能欣赏了这种另类。

 


暗恋也是最不理智的,因为它让你你心里始终转悠着一个人,像刀尖也像海绵,刺起来隐隐的痛感,软了又吸饱了你所有的情感。耗费了你那么多的精力,牵一发而动全身,却不一定有结果。     像一场私人的戏剧,它的主角只有自己,看起来是两个人的事,其实是一个人的事。

 


我也理解暗恋不是也不可能理性,若是理性起来,那样的暗恋大都是唬人的,不可能的。显得百般无趣,因为暗恋里的好,不就是这些,一起饮两杯,透过鹅黄色的光圈儿,多看了他/ 她几眼,默不作声的,没想到,对上了,他/她竟也瞧了我几眼,这几眼就不是几眼了,是眸子里的流光溢彩,好一只小鹿,通体斑白。

 


暗恋嘛,就是要在喜欢与不喜欢的选择里,多琢磨出一点儿喜欢的味道。

 

又在可能与不可能的缝隙里,多哄哄自己。

 


暗恋的时候,是要发挥想象力的,她不走,是在等谁,她笑了,是说我吗,她熟视无睹,一定是害羞,她落落大方,必然是主动。   失落也变成家常,却偏偏在再见她笑靥时,落入蜜罐的甜,又再次涌上心头。




 

说起来,我第一次由好感慢慢发展为暗恋的经历,是在初三后期。现在想想,也算一次别致的经历吧。以下我用W代替。

 


是在课外的物理补课班上遇见的W。那时我甚少关注班级以外的人,初到补课班,一切都很陌生(我是途中插班),我先认识的是W的同学,每次我在和W同学讲话时,W总能插话进来,其实一开始我是很&*……&%……。

 


之后莫名其妙的,喜欢W的玩笑话,一起开玩笑,一起玩游戏,一起走六/七个站回家,路上总能聊许多,五花八门也不觉得奇怪;周末约着大半夜起床语音写作业,睡眼惺忪也觉得舒畅愉悦;互相写信总能看到不一样的对方。

 


放学以后故意在楼道口偶遇;因为W而无视无数直达公交;最期待周五晚上的补课时间;没有理由的时候默默陪W坐公交到站无影后才高兴的回家;笨拙的做蛋糕棒棒糖的手工;将有趣聊天记录用纸笔记录在小卡片上;互相呼喊取的外号充斥着那段属于我们的时光。

 


最后那个做了又改,改了又改的蛋糕手工成品,并没有如愿递到W手里,而是尘封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。

 


那时候身在局中是清醒不了的,固执的以为,在夹缝中偷偷喜欢,小心翼翼中左顾右盼的期待才是爱情。

 

 




在过来人的眼里,暗恋就像一场豪赌,默默用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不断下注,回本率低得可怜。

 

可我们还是想赌,万一赢了呢!


 

很喜欢的一首诗,贴在这里,这大概就是暗恋者们的内心活动吧:

 

路人

      西贝

 

不知为何,明明想和你说话。却骗你说,风雨正好,该去写点诗句。不必嘲讽我,你笑出声来,我也当是天籁。不必怀有敌意,你所有心计,我都当是你对我的心意。

 

我的宿命分为两段,未遇见你时,和遇见你以后。你治好我的忧郁,而后赐我悲伤。犹豫和悲伤之间的片刻欢喜,透支了我生命全部的热情储蓄。

 

想饮一些酒,让灵魂失重,好被风吹走。可一想到终将是你的路人,便觉得,沦为整个世界的路人。    风虽大,都绕过我的灵魂。 

 

 


暗恋啊,真是奇妙的情感,虽说正反馈系统是不可持续的,但我同时也无法否认暗恋带来的所有美好。

 

提供一个古怪的建议,暗恋都是要表白的,但也要给暗恋自身一点时间。

 


那可是自己的独角戏,一辈子没多少机会,悉心地看着自己。




 The End 

编辑 | iif

排版 | iif

B160510

长按扫描二维码


Copyright © 托克托县篮球协会@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