托克托县篮球协会

【Diary.】“这今天都315了,你们这怕是打假活动吧?”

北思 2019-04-24 16:20:39



清早唤醒我的不是闹钟,更不是梦想。


而是西子的消息。


迷迷糊糊间,我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突如其来的雪景,接了十分钟电话,然后强制性清醒。


嗯,这条朋友圈就是这么来的。


不要在乎我为了不暴露她真实姓名而展现出来的不太精湛的PS技术...重点在于早上9:32,我刚坐在办公室里。


我昨天还给自己立了个flag,决定今天一定不要迟到来着。


但是看在雪景真的很美的份上,我决定就不要和她绝交了。


我说:“我怎么感觉这几天这么累呢!”


“一天天坐的吧?”


“可能也是...”


我最近的日子过的多悲催呢,虽然再也没超过十二点入睡,但却每天都在梦里看数据做报表和客户拌嘴架。


觉得自己差不多快要精神分裂了...


蠢春儿告诉我明天要去看樱花,据说是:“3.8活动,但是特么的3.8不是看电影了吗?”


我说:“这今天都315了,你们这怕是打假活动吧?”


中午吃饭的时候,我又一个没控制住...


别的单位,都是一人一个托盘,托盘里标配两个菜一个汤一个饭,我们单位比较不同,一人一个托盘,托盘里不一定多少东西,等到桌面集合的时候,全部端出来摆在中间,基本每天都能摆一桌子。


吃饱了之后,在北方春天呛人的寒风和艳阳下刺眼的雪景里走回公司,我拿着手机聊着蠢春儿和西子,甚至还让西子帮我挑衣服。


后来忙完回消息的时候,她们都表示对我的突然消失一点不奇怪,甚至晚上过了下班时间没回复蠢春儿消息的时候,她也表示:“我就知道你加班了,不然我发消息你从来都是秒回的。”


没错我就是那种收到消息看见就一定秒回的小可爱。


走在路上接收到来自铁路内部的要闻,我说:“我一会再看,路有点滑。”


“呲溜滑吗?”


“刚说完,一抬头,眼前一片冰。”


“你慢点走...”


坐在床上看完被我俩定义为“活该”的新闻,随后又自然而然扩大了话题范围。


我问:“我周末的粮食到哪了?”


“我也不知道...”


后来我告诉她明天就能收到的时候,她表示肥肠吃惊。


这都是血淋淋的经验,顺丰的快递,但凡通过文字查不到所到之处,请一定要拨打客服电话,一查一个准。


你要是天天寄文件收文件,你也能知道。


对于马上就要告别自己奔波了大半年的铁路线,我总觉得她还是有点伤感,但是如果谁想吃来自高原的牛肉干,请私信联系我找她代购,这货还有两趟车就要换线了,以后想吃就费劲了!


突然闲下来的我又很是无聊,看完数据就想着不如就录个歌玩,西子发来消息:“视频呀?”


“好呀好呀。”


“哎你把手机拿远点。”


于是我听话的把胳膊伸长。


“今天衣服一样诶!”


我有点无语:“是呀,就是你这衣服能穿的出去,我的就不行了,被你拿着我的眼线笔两下就给毁了,还一人搭进去一双鞋。”


“一样的衣服和一样的鞋。”


“所以今年还要一身一样的吗?”


“好呀好呀,但是你一定要黄色的吗...”


“三胖子说这个颜色贼特么可爱。”


“那这样吧,我们买同款,你黄色我黑色,或者我绿色也行...不行不行,我不能绿色了...”


“你可别绿色了我的天...”


如果你从12岁开始认识西子,那么你会发现,她有过绿色的衬衣,绿色的毛衣,绿色的卫衣,绿色的大衣,和绿色的棉袄。


后来不在一个班,据她本人供认,高二那年,基本都是绿色的,真是青葱的年纪。


所以她如果再穿绿色,我保证一定会做第一个举起剪刀的人。


突如其来的结尾,因为我发现胳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出来一道口子。


晚安。




Copyright © 托克托县篮球协会@2017